本站域名可出售轉讓,聯系QQ:1303121
當前位置:臨清房產網-臨清二手房-臨清出租房歷史年少繼位前蜀后主王衍如何敗光一個國家
年少繼位前蜀后主王衍如何敗光一個國家
2022-07-21

說起王衍,不得不交待他老爹王建。

王建,字光圖,許州舞陽人。此人隆眉廣面,狀貌不俗。但王建年少時是個遠近有名的無賴之徒,以殺牛、偷驢、販私鹽為生(很像黃巢,不過規模不如黃巢大,文化修養方面更比不上這個給唐王朝致命打擊的強盜頭子),當時,鄰居都送給王建這位“混混”一個綽號:“賊王八”,可見當時他是多么地討人憎厭唾棄。后來,趕上唐末亂起,王建也趁機投軍,從小兵做起,漸成隊將。黃巢攻陷長安,唐僖宗奔逃于蜀地,恰值王建當時為都頭,與忠武軍將領鹿晏弘一起西迎僖宗,喜得蒼惶如喪家狗似的唐皇如撈救命稻草,號王建等諸人所率軍隊為“隨駕五都”。大太監田令孜(當時任十軍觀軍容使)也收王建為養子。唐僖宗還長安后,王建一下子躍為御林軍宿衛將領。

僖宗光啟元年,大將王重榮和大太監田令孜爭權奪利,兵端又起。王重榮舉大兵直攻長安,唐僖宗依舊又是“三十六計走為上”,向鳳翔狂奔。

光啟二年,僖宗又逃往興元,任命王建為“清道使”,背負玉璽以為開路前鋒。一行人跑到當涂驛時,棧道被焚,王建冒死牽控僖宗御馬,從濃煙中一溜小跑,剛剛奔離,身后棧道轟然蹋斷,落入萬丈懸崖之下。夜晚露天宿營,唐僖宗枕王建膝方能安眠。半夜醒轉,悲從中來,這位荒唐半輩子的帝王忽然被眼前這位出生入死的將軍所感動,解身上御衣賜與王建。

兵亂稍息,大太監田令孜覺得自己在皇帝身邊不安穩,就以皇帝名義下詔,自己委派自己去給當時任西川節度使的同母兄弟陳敬瑄當“西川監軍”。當時王建正擁軍在外,帶著一幫八千之眾的亡命之徒四處攻城掠地,這讓陳敬瑄很憂慮。田令孜知道此事后,對陳敬瑄說:“王八吾兒也,派人召他來可為我們效命”。

王建聞召大喜,忙選精兵二千奔往成都。騎兵到達鹿頭關時,陳敬瑄又后悔“引狼入室”,派人阻止王建。王建大怒,也顧不得什么干爹田令孜的情面,攻破鹿頭關,取漢州,攻彭州,大敗陳敬瑄五萬兵,俘擄萬余人,橫尸四十里。陳敬瑄驚嚇過度,親率七萬兵與王建相持三個多月,雙方久攻不下,互有勝負。此時,唐僖宗已死,有名無實的唐昭宗連忙派人諭和,又派韋昭度為西川節度使,替換陳敬瑄。唐廷又分邛州、蜀州、黎州、雅州為永平軍,拜王建為節度使。

陳敬瑄當然拒絕聽命。唐昭宗命韋昭度和王建一起討伐。韋昭度是個文臣,沒什么本事,數萬兵馬在他指揮下,向陳敬瑄發起數次攻勢,皆無功而返。王建趁機讓韋昭度回長安繼續作他的“太平將相”,勸說“師久無功,您遠在蜀地又沒什么好處”。

韋昭度遲疑不決。王建就派遣軍士把韋昭度從長安帶來的一幫師爺親兵一骨腦抓住,在軍門內捆上,碎剮了下酒。然后,王建自己沖進帳內稟報韋昭度:“軍士饑餓,正需這些人當飯吃!”韋昭度這種京官哪見過這陣勢,嚇得差點拉一褲子,馬上把符節等等拱手相讓給王建,單人匹馬慌忙離開四川。待韋昭度離去,王建派兵把守劍門,四川由此同中原完全隔絕。

轉回頭,王建集中注意力收招陳敬瑄、田令孜兩個“甕中之鱉”。很快,資州、簡州、戎州、邛州等諸多州府相繼降附,王建包圍成都。無奈之下,陳敬瑄與田令孜開門出降。王建先把干爹、干叔囚于雅州,不久就派人把這有老二的干叔和沒老二的干爹都干掉了。接著,王建又降黔南節度使王肇,殺東川節度使顧彥暉,又降武定節度使拓撥思敬,于是并有兩川兼三峽之地。唐昭宗乾寧三年,唐廷封王建為蜀王,不得不承認這位割據一方的地方梟雄。

唐昭皇帝天佑三年(公元907年),朱溫滅唐,派使人諭曉王建。王建不納,并馳檄四方建議各地軍事勢力會兵討梁,“共復唐室”。“四方知其非誠實,皆不應”,可見,王建當時的名聲確實不怎么樣。

同年,閉起山門、恃險而富的王建也在秋天九月即皇帝位(比朱溫晚五個月),封諸子為王。由于中原戰亂不已,唐末許多士人名族都逃入四川避難,所以王建的大臣“皆唐名臣世族”,雖然王建“起自賊寇,人多智詐”,但他善待士人,善于量才授用,一時有明帝之稱。

王建晚年,逐漸昏庸奢侈。太子王元膺與大臣唐襲相互傾軋攻殺,“窩里斗”的結局是雙雙喪命。不得已,王建立幼子鄭王王宗衍為太子。本來王宗衍于王建十一個兒子中年紀最小,因其母徐賢妃最有寵,故得立為皇太子。

王宗衍繼位后,更原名“宗衍”為“衍”,尊其母徐氏為皇太后,尊其姨母(也是王建的妃子)為皇太妃。這兩個婦人不知是何出身,王衍初掌國柄,兩人就教唆王衍賣官求財。“自刺史以下,每一官缺,必數人并爭,而入錢多者得之”,情形和現在的公開拍賣如出一轍,果真荒唐得令人瞠目結舌。

王衍年少繼位,生于深宮之中,養于婦人之手,渾然不知經營天下的辛勞和他老爸開疆拓土的艱難。按理講,依王建那“賊王八”的窮出身,應該幾代教養下來才有貴族氣象。至王衍則不然,其父雖是猛戾武夫,這寶貝兒子們倒天生藝術家、大詩人的料兒。

王衍繼位后,把國政交給平日伺候他的太監宋光嗣、王承休等人,自己與韓昭、潘在迎一幫文士終日吟詩飲酒,歡笑怡然,并下命興建重光、太清等數座宮殿,興筑名為“宣華苑”的皇家園林,其中遍充美婦人,清唱侑酒,酣飲終日。

王衍有個宮人名叫李玉蘭,容貌姣美,音聲清麗,王衍特作《宮詞》一首,令玉蘭美人歌之:“暉暉赫赫浮五云,宣華池上月華春。月華如水浸宮殿,有酒不醉真癡人!”

王建的義子嘉王王宗壽是明白人,看見皇帝弟弟如此溺于酒色,也想在酒席宴上斗膽進諫一次,他起立行禮,言發淚下,嗚咽地勸王衍要以社稷為重,經營國事。未等王宗壽講上幾句,韓昭等文士在旁一起嘲謔起哄,譏笑地說:“嘉王這是喝多了撒酒瘋呵。”舉座嘩然,笑語紛紛,王宗壽不得已退回原席暗自傷悲。

“蜀人富而喜遨”。王衍也不例外。他常常率領成千上萬的隨從扈駕東游西走,游玩打獵,每次出發都旌旗戈甲,連亙百余里。王衍往往出發時走山道,歸來時又換行水路。蜀地江河湖泊,常見王衍的龍舟畫舸于其中逡巡,遮天蔽日,當地人民為這位皇帝的出行弄得苦不堪言,勞苦至極。民間雖苦,絲毫不減王衍的“雅興”。

有一次,他在劍州西部山區游逛,忽然密林中竄出一只猛獸,從隨行人群中咬叼住一個役夫,如入無人之境一般,擺尾掉頭回山。王衍并未派兵去“虎口救人”,反而大叫刺激,命群臣以此情狀賦詩。

文士王仁裕作詩道:“劍牙釘舌血毛腥,窺算勞心豈暫停。不與大朝除患難,惟于當路食生靈。”言語之間,對猛獸還有斥責之義。翰林學士李洪弼不甘落后,也隨口賦詩一首“崖下年年自寢訛,生靈餮盡意如何?爪牙眾后民隨減,溪壑深來骨已多。天子綱紀猶被弄,客人窮獨固難過。長途莫怪無人跡,盡被山王稅殺他。”后主覽詩大笑,以為此詩作詩巧妙。狎客韓昭也不示弱,急智吟詩,大拍王衍馬屁,頌揚皇上巡游不是以玩樂為目的,而為了安定邊疆。其詩曰:“吾王巡狩為安邊,此去秦宮尚數千。夜昭路岐山店火,曉通消息戊瓶煙。為云巫峽雖神女,跨鳳秦樓是謫仙。八駿似龍人似虎,何愁飛過大漫天。”王衍聞詩大喜,也自作一詩,和之曰:“先朝神武力開邊,畫斷封疆四五千。前望隴山登劍戟,后憑巫峽鎖烽煙。軒王尚自親平寇,蠃政徒勞愛學仙。想到隗宮尋勝處,正應鶯語暮春天。”

王衍五年,在一次“嘉年華”宴會上,這位皇帝乘著飄然酒興,親自唱吟唐朝韓琮的《柳枝詞》:“梁宛隋堤事已空,萬條猶舞舊春風。何須思想千年事,惟見楊花入漢宮”。樂極生悲,眾人不覺泫然。奇怪的是,太監宋光嗣估計是一直替王衍判行政事,對蜀國的政務靡爛有較清醒的認識,也知道虎狼般的強鄰唐國(李存勖的后唐)虎視眈眈,也乘醉詠胡曾的詩以應之:“吳王恃霸棄雄才,貪向姑蘇醉綠醅。不覺錢塘江山月,一宵西送越兵來。”以越王勾踐滅夫差故事,諷諫醉醺醺的帝王。王衍何其聰穎,半醉半醒仍一下子明悟宋光嗣所吟的詩意,果然不快,為之罷宴。

太監王承休在成都呆膩了,求王衍放外任,到秦州做天雄軍節度使。這位太監很有意思,自己沒有“那話兒”,也要個貌如天仙的嚴氏做妻子,估計覺得自己是“封疆大吏”,怎么也應該得有個老婆做擺設。王衍和王承休等人名義上是君臣,關系卻哥們一樣,一來二去,皇上私下和嚴氏打得火熱,時時通奸。王承休攜家眷赴任后,王衍很想念嚴氏,便托言巡視民情,帶著大隊人馬去秦州看望老情人。秦州路途險遠,又有強鄰窺境,眾大臣都勸諫不止,連太后也哭哭嚷嚷鬧絕食阻止王衍前去。先前曾任秦州節度判官的薄禹卿上表陳言,內容最為中肯:

“先帝艱難創業,欲傳之萬世。陛下少長富貴,荒色惑酒。秦州人雜羌胡,地多瘴癘,萬眾困于奔馳,郡縣疲于供役。鳳翔久為仇讎,必生畔隙;唐國方通歡好,恐懷疑貳。先皇未嘗無故盤游,陛下率意頻離宮闕。秦皇東狩,鑾架不還;煬帝南巡,龍舟不返。蜀都強盛,雄視鄰邦,邊庭無烽火之虞,境內有腹心之疾,百姓失業,盜賊公行。昔李勢屈于桓溫,劉禪降于鄧艾,山河險固,不足憑恃!”

這篇諫表王衍沒有看到,為文臣韓昭截留。這位佞臣手拿諫表,對蒲禹卿惡狠狠地威脅道:“我先把你這篇表章留著,等主上巡境之后回成都,肯定會派遣獄吏依據你的奏章逐字逐字地來審你!”韓昭一個詞客,當時竟然官居禮部尚書、文思殿大學士、成都尹的要職。

925年冬,王衍引數萬大軍從成都出發,天氣不錯,心情不錯,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向秦州而去。一行人馬行至漢州,軍使報告說后唐大軍正逼近蜀境。王衍見報,認為是大臣們用敵兵壓境的情報嚇唬自己,阻止自己巡幸游玩,很不以為然,哈哈大笑說:“我正好要耀武揚威,就讓唐軍來吧!”一路之上,他與眾文臣詞客飲酒賦詩不輟,殊不為意。

在王衍歡宴觀光的時節,蜀國威武城已被攻克,城中數十萬斛糧食也為倍道而來的后唐軍所得。以戰養戰,很快就迫使蜀國大將王承捷等人獻數州投降。王衍行至利州,有奔逃的威武城敗兵來告,才知后唐兵真的已經入蜀境。

王衍這才慌神,忙派王建從前的義子王宗勛等三人為招討使,以三萬兵逆戰。蜀軍士兵長年跋涉在外,親見王衍的御林親軍龍武軍錦衣玉食,臨戰之時,見到皇帝反派自身這些平素待遇低下的士兵御敵,心中甚是不平,紛紛叫罵:“怎么不派龍武軍去,我們又凍又餓,哪里能打仗!”而且,平素這些軍士扈駕,總見王衍與一幫窮酸文臣在那里“叉手搖頭”吟詩作賦,心中可氣又好笑,這時節也趁機出口冤氣:“敵兵攻來,讓那些叉手搖頭的人去打仗嗎。”

軍心如此,后果不難想也。王宗勛等三招討一戰便敗,唐軍斬首五千,又得蜀國數州土地。蜀軍守將宋光葆、王承肇、王宗威、王承岳等多人獻城投降,“其余城鎮皆望風款附。”王衍聞訊大驚,又下令王建另一個義子王宗弼斬殺御敵不利的王宗勛等三個招討使,哪知王宗弼早已暗中與唐軍有往來,把王衍密旨給王宗勛等人觀瞧,一起決意“賣掉”王衍,投奔后唐以取新富貴。

925年11月,王衍回到成都。百官和后宮嬪妃迎駕于郊外,王衍竟還有心思“入妃嬪中作回鶻隊入宮”,敗亡之際,仍不忘大擺排場曳隊妖嬈。歇息幾天后,在文明殿里見群臣,泣下沾襟,蜀國君臣大眼瞪小眼,“竟無一言以救國難”。

王衍回到后宮,一籌莫展,看著周邊那些穿著道服,頭戴蓮花冠。施紅胭脂的宮人,還有心做《醉妝詞》一首:“這邊走,那邊走,只是尋花柳。那邊走,這邊走,莫厭金杯酒。”幾杯酒落肚,隱約聽到成都城外的軍旅嘈雜之聲,憂懼之情涌上心頭,又口吟周宣帝所作歌詩:“自知身命促,把燭夜行游”,命宮女們連臂舞蹈而歌,以遣漫漫長愁。

王宗弼帶著數萬蜀軍自綿谷馳歸。王衍以為這位義兄是回來“勤王”,和太后一起親自前往營勞師。不料,王宗弼早已和唐軍有約在先,嚴兵自衛,見到蜀主及太后“驕慢無復臣理”,端坐于上,愛搭不理。

接著,王宗弼劫遷王衍和蜀太后以及后宮諸王于西宮偏殿,收繳印綬,又派親兵把內府的金帛財寶統統運回到自己家中。王宗弼的兒子王承涓“杖劍入宮”,四面觀瞧,把王衍數位貌美的寵姬悉數取回自己府中享用。不得已,王衍在王宗弼逼迫下讓大臣李昊寫降表,親自抄錄乞降,呈進給統率唐兵而來的李繼岌和郭崇韜。

925年丙辰,王衍“白衣、銜璧、牽羊、草繩縈首,百官衰祬、徒跣、輿梓、號哭俟命”,依例做足了國主投降的“儀式”。“(李)繼岌受璧,(郭)崇韜解縛,焚梓,承制釋罪。(王衍)君臣北向拜謝。”后唐軍隊自出師到平蜀成功,總共七十天,共得蜀國十節度、六十州、二百四十九縣、三萬兵丁,此外鎧仗、錢糧、金帛無數。至此,蜀國亡,共歷二主,共三十五年。

后唐莊宗李存勖先是親賜詔書給王衍,讓他舉族到洛陽安置,并信誓旦旦地說:“(到洛陽來)必定列土而封,三辰在上,一言不欺!”

“(王)衍捧詔忻然就道。”同行的還有王氏宗族及“宰相”王鍇等高官貴族,一共數千人,在唐兵押送下東歸洛陽。一行俘虜之徒走到劍閣,王衍竟也還有心思在被押送途中嘆賞山川之美,牽勾起一片詩興,吟道:“不緣朝闕去,來此結茅廬”。此時,身邊再也無人應和“激賞”,蜀中隨行人士惟默默而已,倒是王衍作詩消息傳出后,“時人笑之”,認定是北齊末帝高緯和陳后主叔寶的同路人。

總以為獻國歸命,到洛陽不失作一劉阿斗。殊不料,后唐內部爭斗亂起,后唐莊宗寵信的戲子景進聲稱:“王衍族黨不少,聞聽皇上親征在外,恐怕他們趁機作亂,不如斬草除根!”李存勖早忘了當初“列土而封”的許諾,頓下詔敕:“王衍一行,并從殺戮!”命令下達到中書省,已經蓋印,幸虧樞密使張居翰有仁德之心,臨封緘命令前用筆改“行”為“家”,由此,和王衍同來的前蜀高官及家屬隨從等幾千人皆免于難。

本來王衍一行都到達了長安的秦川驛,以為洛陽不遠,可以在大宅子里安度余生。忽然李存勖詔使率數隊士兵前來,宣敕已畢,拉出王衍一族,切瓜砍菜一般,開始行刑。縱有綿繡詞心,雌黃辯口,王衍此時一個字也“吟”不出,眼睜睜白光一閃,刀下頭落。徐太后臨刑,也心有不甘,大呼道:“我兒以一國迫降,不免全族被殺。信義俱棄,我知汝行(后唐李存勖一家)受禍不遠!”老婦人雖昏庸愛財兼生養個庸君兒子,臨死這一席話卻板上釘釘,再準不過!

//文章網站 //統計代碼
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无码电影,亚洲字幕,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免费无码r,台湾一级毛片大黄熟女乱2伦